金沙澳门官方 > 金沙澳门官方网站
+

甘肃青海游记之六  ---- 奔向青海湖

2019/6/8    作者:朝阳    来源:澳门金沙官网平台    阅读:202

奔向青海湖

妻子在旅行途中发到微信朋友圈的青海湖一组照片中,这样描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天,显得格外空灵,湛蓝,亲近;云,一簇簇,一团团,显得特别白净,轻柔,低垂,甚至出现了冰川云;青海湖,一眼望不到边,湖畔南侧是金黄色的油菜花,绿油油的阔草地,平整白净的环湖公路,还有青青的山峦,大气,端庄,美丽,优雅,宁静,安详,湖面上一群群海鸥飞旋,还有野鸭悠闲的嬉戏着,夏日的光芒照射下来,湖水金光灿烂,夏日的风吹过来,湖面碧波荡漾......

727日,我们醒来时,高原的夏日阳光已早早的,直接,坦诚,热烈,挚情地洒在这名城的粗犷、苍桑、坚如磐石的北山、南山,洒在湟水河中,洒在雄伟壮丽的火车站建筑物及其广场上。整个城市象沐浴在金色明媚的阳光之中,温暖包容,质朴大方,大气靓丽。出了酒店,我们置身夏日新的一天的西宁街头,此处道路宽广整洁,近在眼前的北山青青,高与天接,其脊骨铮铮,威而不屈,正如一道铁铸屏障,我想起了2013年初夏,我与妻子及朋友,在影视城所在的那一带,宁夏的贺兰山南侧伫立,久久注目岳飞《满江红》中写到的贺兰山脉。在火车站广场,请人为我们拍下一张合影照片。在中心汽车站一层餐厅,先吃饱肚子,还遇见从西藏旅行来的南方热心妇女,把用剩下的红景天送给我们,鼓励我们去西藏,妻子去楼上为我买了件御寒用的灰色绒外衣。我们挡住了好些私人车主游说搭乘前往青海湖,在大厅排队买了去青海湖的专线旅游大巴车票,约中午12点半出发,踏上又一段激动人心的旅途。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这向西南方向去,一路上去往青海湖三百里的印象感受,那就是:风景在路上,风景这边独好。这一路风光无限,堪比我第一次去海南从海口至三亚沿东海岸高速公路所穿越的五百多里绿色长城,但不仅如此,还称得上我所经历、游览过的最大、最长、最壮美的天然画廊了!大巴转折街市,穿越隧道,出得城来,疾驶在高原公路上。

除笔直平坦的公路两侧,可见人工种植的高株树木外,路边行树以外满眼是宽广的翠绿草原,草甸尽头是披着碧绿草毯的连绵起伏的山脉,仿佛左右舞动、腾跳、飞扬着的两条巨龙,两道巨浪,山峦时而威猛高昂,时而低首沉思,时而向西、向东更深更远逶迤摆甩,更显幽旷深远,神秘撩人。天空似乎低近了许多,但蓝色酽酽,天空如海,太阳之光金辉闪耀,慈祥博爱,这镜海湖光中,皎白的云朵格外单纯,亮丽,似羽如絮,像雪似乳,若仙子若飞天,仿佛天鹅、飞龙在天,簇簇云朵自在飘逸,附在蓝天耳边窃窃私语,似乎要浮摸到我们头顶。云天空明,如一柄巨大无比的绣着洁白花朵晴蓝色伞盖、穹庐,笼盖着四野。公路笔直,一直延伸向远方;草原绿波,一直翻滚向远方;山脉驰骋,一直驰骋向远方;苍天荡荡,一直覆盖到远方。它们一路竞奔,一路相伴,穿过进出西藏必经之地日月山,抵达倒淌河,奔向青海湖。我们的身体徜徉其中,我们的心魄荡漾其中,此时,才真正懂了什么叫心旷神怡!

我们的车子也像好几辆已在倒淌河休息站停下的车子一样“抛锚”,我们休息,方便,驰目望去,四野茫茫,碧草连天,阳光热亮,我们夫妻急忙先后呈白鹤亮翅状,彼此拍照留影。倒淌河发源于日月山西麓,绵延西南约40公里,从青海湖东流入湖中。相传,唐代文成公主进藏行至日月山,回望来路茫茫,不见长安,心中无限悲伤,泪水夺眶而出,形成

倒淌河。大巴车向西继续疾速前行,过往车辆多了起来,公路两侧青草明显高长、茂盛了很多,各自向南、向北一直伸展到远远的,东西横亘着的山坡、山梁、山顶上。“青海湖!看。”车里有人突然喊叫。车厢里久怀朝圣之心的众客包括我们,立刻骚动起来,沸腾起来,纷纷或起身,或转头,或弯腰,都一律朝北车窗外望去,惊叹声,赞美声,拍照声,响作一团。依稀可见,远远地靠近青山缓坡的地方,青青茂草间,由东而西显现出一条河流,蓝色的,静静向西流淌。

人随车行,目随景移,车子愈西行,景象愈向北开阔起来,西边水面也愈来愈宽阔,虽仍犹抱琵琶半遮面,但湖面越来越蓝,越来越远,望不尽蓝色,望不尽水边,水面泛着澄亮天光云影。而远山也已蓦然向北引退甩撤数十公里,更遥远,更遥远,东西摆开的山岚,低垂匍匐于水天尽处,几乎跟湖面平齐。渺远山湖上方,空天蓝旷,长云浩荡,如冰川、山峰,似奔马、羊群,若龙凤、鲲鹏,聚集涌动,簇拥飘扬,如此白亮,生动,圣洁,安详,好一个别样的“青海长云暗雪山”!而近处,一大片,一大片的,或金黄灿烂的油菜花,或茂密葱郁的绿草地,一直伸展至湖岸,金色花海里或绿绿草地里可见五彩经幡随风飘动,时有农人田间忙活的身影,时见笔直小路由公路通往湖边。啊!这就是我们日思夜想,渴望追寻的青海湖,湖面广大如海,湖水色青澄澈,辽阔,幽远,神秘,庄重,明亮,纯净,宽容,宁静,祥和,迷人。

此刻,曾被传说作者是藏族著名诗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1683---1706),而其实是一位广州女孩,虔诚佛教徒,当代汉族著名女诗人谈笑靖,笔名扎西拉姆.多多的一首名诗《见与不见》中的诗句,仿佛轻轻回响在我耳旁:“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未完待续)

  • 相关文章
  • 金沙澳门官方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平台(www.tz269.com) © 2011-2019

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

陕ICP备12004143号-1
【电脑版】  【回到顶部】